English
首 页 议 程 嘉 宾 注 册 赞助商/展商 新 闻 联系我们 高创会其他分站
  新 闻
 

 

洪泰基金盛希泰:应更注重深度垂直孵化

 

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在7月16日召开的2016硅谷高科技创新创业高峰会暨全球产业互联网大会上表示,当前的投资环境及创业环境都相对紧张,因此投资创业企业时更应当注意深度孵化和垂直孵化,在方向选择上智能生活是人类的未来。

 

  以下为盛希泰大会当天的发言全文:

  非常高兴今天在国家会议中心跟大家做一个分享。其实最近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感受到一天比一天寒冷的气息,我觉得从投资人到创业者都需要冷一冷,静一静。其实我们洪泰我们也在做一些反思,回顾和调整。我觉得最起码这几个月以来,我觉得创业氛围这一年半确实是以用很短的时间完成了一个从高潮到低谷,从低谷到高潮,从冬天到夏天,夏天到冬天这么一个完整的闭环。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所有的亲历者从创业者到投资人都是一件非常非常好的事情。我原来做投资银行,做证券公司的时候,如果说你没有经历过熊市,没有见过死亡,没有交过学费,你是很难成长为优秀投资人的,二级市场是这样的,投资人也是这样,我想VC投资也是这样。确实这一两年见证了这么一个比较短的闭环。

 

  最近这几个月我也有一个反思和思考,我觉得可能有三点比较明显的变化:第一,创业这件事参与者从精英创业,属于贵族创业,到大众创业,所有人都涌进来创业,再回归到目前为止精英创业,这个过程是比较明显的。为什么?其实我们洪泰从前年年底成立,我在任何场合都讲,我说创业这件事情没有那么好玩儿的。尤其做老大,做CEO,你如果没有充分的想好,没有一个非常好的心理准备和各个方面的准备,就不要去启动。因为一旦失败了,这不是一件好事。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创业者,从起步到成长为一个伟大的企业,这个过程肯定是何其何其艰难,这不仅仅是过五关斩六将的事情。所以经过去年的折腾,我觉得从去年半年以来,入冬逐渐加深,到目前几个月变化,大家逐渐体会到这个冷却的过程,就是创业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参与的,就是并不是CEO是很多人担得起的,我觉得这点特别特别重要。从总量说我们每天有多少案例看,到真正有多少案例看的,跟创业团队的分享,这个变化也很大。

 

  第二,回归商业本质,这个变化非常非常明显。原来我看很多媒体采访,很多人都在讲,说互联网时代,互联网思维,你如果做小生意,我是不投你的;你要做一个伟大的企业,我才有可能投你。其实做生意本质就是收入减成本等于利润。就是你的产出要大于你的投入。这是两种不同的思维体系和投资方式。洪泰目前为止有天使基金,A轮、B轮基金,还有新三板基金,新三板基金的逻辑跟早期的逻辑都不太一样。比如说,某个项目,如果说没有收入,没有利润,新三板基金一般不会参与。而往往收入,有利润的项目,传统的,所谓互联网基因重的人就觉得不性感。昨天我们看的项目,我说我们哪个基金来投?如果新三板或者B轮基金来投,觉得就是利润乘以使用率,显然是太贵了。利润这么低,使用率太高了。按照互联网投资逻辑,觉得想象空间太大了,未来多么美好,这个估值是很低的。所以我们内部几个人不同观摩板块的,合伙人之间也发生了争论。这个我也给我一个思考,我的结论是,不论哪种方式,回归生意本质,你产出大于投入,这是对起码的。你不能靠自身的运转,能够延续下去,这靠烧钱这种输血我认为是没有前途的。这个变化也很大,就是你要做成伟大的企业,首先要做成一门生意。

 

  第三,所谓线上线下,其实从前年年底开始,投资人制造了一个概念,叫做O2O。我记得我出道时间比较短,目前为止不到两年的时间,我当时也学习了很多人,问了很多比我出道早的人。很多深跟我说非O2O不投。我搞了很长时间没搞清楚什么是O2O。大家现在看到O2O现在的状况是什么样子。大家现在更加明白一点,就是线下没怎么好玩儿,到线下走巷战一定硬功夫的。如果线下有资源、有能力,有积累的人再结合线上,这种模式,这种情况是更加容易可能有一个护城河,更加容易有可能活的长一点,甚至走向成功,投资人也会更加看重。我感觉最近几个月我的一些感受。当然所谓冬天的说法已经是被讲烂了。我觉得实实在在的就是这三个变化是比较明显的。

 

  今天的场合是硅谷论坛,我第一次参加,因为以前这个领域参与的比较少,为什么来?我觉得干我们这一行,我原来做资本市场的时候,我们的圣地是华尔街,但是目前这一行,创业投资,天使投资,VC,我们的圣地就是硅谷,这是毫无疑问的。最近这两年我跑硅谷跑的非常非常多。上个周末才刚去了又回来。所以作为一个交流非常非常有必要的。

 

  我作了一个PPT,跟大家分享一下。很多数据大家都耳熟能详,我们做了一个分享,2015年风险投资是1285亿美金,比2014年增长比例是很高的,也是2000年以来的最高值。但是这个氛围是变化的,变化是什么?2015年美国首次出了退出额低于投资额。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分水岭。大家不要小看这个事件,我觉得这是质的变化。你早期投资怎么退出?正常情况下应该是退出额应该大于投资额。而2015年的时候是一个很大的质的变化。这个变化我觉得是一个分水岭,以前年度会发现每个年度的退出额跟投入比非常明显的高于投资额的。独角兽公司,其中有30%出现在2015年。2014、2015年的区间特别特别明显。这个其实我觉得企业的成长规律跟人的成长规律是一样的,应该有一个规律的。这个毫无疑问,这个密集程度跟前几年比,这个爆增,这里有很明显的泡沫成分。

 

  这个数据我觉得挺重要的,就是2015年天使轮完成A轮融资有1700家,到2016年是650家。市场气候不好的时候发生什么呢?第一,大家不要再讲故事,不要讲流量,日活、月活,首先是要怎么活,自身怎么样活。另外,估值毫无疑问降下来了。我们发现去年基本上六月份之前一个项目可以拿到三个亿估值。而今天同样一个项目可能一个亿估值都很困难。这个变化非常非常明显。当然也不排除某些情况发生错杀,因为可能某个项目本来不错的,投资人可能只看不行动,最后可能也会错杀这些项目。

 

  我刚才讲了回归商业常识,就是首先做成一门生意,然后你的梦想做成一个多么伟大的企业,我觉得这是积极变化。第二个变化,科技创新重新受到青睐。这个下面有一个比较明显的阿尔法狗这个事件以后,通过人工智能编译的电影获奖了。就是这个时代,各个技术交互发展,对创业发展的怆屙项目有更多的需求和可能性。

 

  目前全世界290家独角兽公司,技术型公司占的比重在增大。这里112家独角兽公司来自于企业技术基础,以及垂直行额,比如金融技术、医疗技术、清洁技术和物联网。中国、美国的区别,我想首先是量的区别,这个应该非常非常明显。另外,中国的模式创新是占主导的。这个比重占到80%,美国60%以上是技术创新。这个感受很深,每次去硅谷看项目的时候,基本上看100个,应该30个甚至以上是有技术含量的项目。而在中国的话,目前为止仍然是可能看100个,有时候一个也看不到,就是技术含量的公司。中国就是模式创新靠杠杆,我觉得靠取巧的因素还是有机会的,因为我们有很多模式还没有走到穷尽的地步。我觉得这个现象无可厚非,这应该是历史阶段的产物。

 

  讲两点启示:就是大动脉毛细血管。所谓大动脉,尤其在中国政府的作用,政府这两年都建了引导基金,各个地方提供各种有利条件,这是大动脉。但是毛细血管作用也很大,我这里讲的是深度孵化和垂直孵化。我4月份的时候去硅谷看了一个深度孵化的孵化器,叫KB3。我感受很深刻,它是强生赞助的专门生物医药领域的深度孵化。我在现场看到各种瓶瓶罐罐,各种设备,各种显微镜,就是创业项目可能利用这些瓶瓶罐罐做实验,同时配套一个基金,这样一个良性的互动。并且这个孵化器项目成功的概率几乎是百分之百。从融资角度来讲都能到下一轮。我们的启发是,洪泰我们自己做了一个深度孵化的副孵化器,客观的来讲,中国目前的所有孵化器,创新空间,众创空间本质上都是二房东。不管怎么样涂装,这是它的本质。包括美国的WE WORK也是一样。这种深度孵化器我觉得是代表未来。

 

  洪泰还做了另一个,叫洪泰智能制造。我们在北京中关村做了一家,作成都做的很大。什么意思呢?我就三句话:第一,智能生活是人类的未来。这是毫无疑问的。第二智能生活需要接触智能的产品。第三,智能产品如何生产出来。我们的孵化器就是我们会上一条非常逼格的生产线,很多工程师在现场帮你把产品做出来,把供应链走通。如果是大件我们帮你做核心部件,小的可能把产品直接做出来。富士康接单的时候,如果低于1万单是不屑于接的。这个非常价值,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下我们的孵化器,我相信大家会受到很震撼。

 

  我举个例子,去年我们接了一单,是台湾的一个创业团队,他们做一个叫做智能喂猫器。大家养宠物,它这个发明是一个专利,已经拖了很久,产品做不出来。就是猫往那个地方一站,它的感应,各种粮食,各种营养的配方自动出来。我们接过来用两个月时间做出来,这就是我们孵化器做的深度孵化。

 

  第二个,前沿科技正在被掌握在小公司手中。2010年有一个神人,就是通用集团韦尔奇退休的时候引起一个轩然大波,当时通用电器在行业代表一切,它无所不能,无所不包,包括选新CEO的过程也被描述出传奇的故事。而这些年很多小公司掌握着技术开发的主流。这里有一个数,1981年雇佣25000人以上的公司占据研发费用的70% ;而今天是35%。雇佣500人的占3%,而今天占20%。中美两国的共振,这个我想不用多说了,我觉得美国的技术毫无疑问,我觉得还是比我们要牛一些,但是中国的市场是最大的。我觉得我们目前为止如果说有一个东西,让美国觉得必须依赖和看重的话,就是我们的市场,我们非常强大的消费能力,包括我们有十亿部智能手机的量,这个量超过全世界发达国家人口总数的总和,包括我们1.2亿左右的90后特殊消费人群,这一代人群真的掌握自己的命运,真的不受短缺经济的约束去借贷消费。包括中产阶级的人群也是全世界最大的,等等等等。包括我们前面30年中国有钱了,但是积累了很多麻烦。举个例子,像美国为什么没有互联网金融,因为美国本身就是普惠金融。这都是大的机会。

 

  我们是做智能硬件孵化器,我们在硅谷9月份开业,来的人可以去硅谷参观。今天来很有必要,我感受很深的,上周我去英国回来,我去剑桥、牛津看了很多项目。我觉得至今只有两个国家引领,就是美国和中国。毫无疑问,这两个国家代表未来,所以这种情况下进行互动和交流是有必要的。谢谢。

 

 

 

原文: 点击这里




首页 议程 嘉宾 联系我们

九九人传媒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5 UCIT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99people.com